笔趣阁 > 电竞金手指笔趣阁 > 第70章 一队的水平难道就这?
    中路前期丧失线权,被拴在防御塔下动不了;

    野区自家打野被单杀,尤其还是个极其吃节奏的男枪,还损失了蓝BUFF,差不多可以宣告天崩;

    上路塞恩本来就被杰斯压着打,状态极差……哦,不对,因为蜘蛛入侵击杀了男枪,顺势绕来上路,直接将还没升到3级的塞恩给压去了自闭草丛。

    不得不走,回自闭草丛,至少能少捐个人头给对面;

    别说小兵经济了,连经验都不给吃。

    照这个节奏下去,上路毫无疑问也是崩盘。

    MG最后的希望放在下路。

    胡奇彬想了想:

    “艾希巴德打女警拉克丝,后者还有一血经济的优势……”

    “……哦,那没事了。”

    胡奇彬都不忍心看了。

    以这些AI对手的水平,MG的下路组合肯定也打不过他们。

    开场5分钟,三路爆线,野区炸碎。

    这个开局节奏,若是放在Rank局里,基本上大家已经开始准备15分钟“/ff”了。

    然而胡奇彬他们打的是训练赛,所以哪怕劣势再大,也得坚持打到游戏结束,或者王子修教练喊停。

    MG所在的蓝色方勉勉强强撑到20分钟,整个过程堪称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上下两路被爆线,对位平均被压50刀也就算了,关键是地图资源几乎被掠夺干净。

    蜘蛛神出鬼没,配合队友四处开花,逼着MG这边不得不直接放弃掉两座边路一塔。

    否则的话,那两座防御塔反倒会成为红色方AI队养猪的工具。

    兵线运营好了,蜘蛛就可以大摇大摆地入侵野区绕后越塔,有经济优势的前提下,那真是肆无忌惮,想什么时候来提款就什么时候来提款!

    没有一塔提供的保护,先锋小龙自然被迫全部拱手让人。

    大龙刚刚刷新的时间节点,红色方已然领先了MG队伍整整1万经济。

    面对一片漆黑的龙坑,五人心里有点发憷。

    “能打吗?”

    “没视野啊。”

    “远见守卫探一下?”

    “刚刚用过了,在CD,艾希的E应该也在CD。”

    “卡牌现在开大吗?还是再等等?”

    “谁开团?还是说要不然就放了?”

    “不能放吧,对面马上都要龙魂团了,大龙也让了更没法打。”

    几人紧张地交流沟通,黑漆漆一片的野区,不断流逝的时间,逼迫他们必须迅速做出选择。

    要么孤注一掷绝命一波团,要么就全体放弃,祈祷对手犯错给他们机会翻盘;

    可这场训练赛里的AI对手那精细的操作,甚至让胡奇彬他们找不到任何破绽。

    最后还是金鑫选择站了出来:

    “我去吧,如果对面在大龙,胡队你给我大招视野,我直接大招撞过去开团。“

    众人闻言权衡了下,其实也没多少要权衡的内容,如此巨大劣势的逆风,不赌一波绝命团,拖下去99%的可能性是没机会赢的。

    ……

    两分钟后:

    “失败!”

    红色的结算文字出现在屏幕上。

    毫无疑问,MG五人最后的绝命一波团失败了。

    在决定要打团之前,他们的犹豫耽误了太多时间,导致错过了最佳开团机会。

    加上足足1万经济的装备差距,以及团战操作差距,双C还没来得及进场输出,就被杰斯配合沙皇给融化了。

    第一场训练赛,被5名AI模拟的对手给活活打崩,胡奇彬等人如同当初MGY的那批选手一样,同样开始集体怀疑人生。

    他们好歹也是这个游戏里最顶尖的那批选手,结果在王子修准备的AI面前,怎么跟瓷娃娃似的一碰就碎了呢?

    开打之前还指望着,通过这场训练赛,也向王子修教练证明一下他们自己的水平,能成为去年世界赛4强的战队,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担任主教练的位置。

    结果水平的确证明了,可惜是反向证明……

    整场比赛如同任人蹂躏的鱼腩似的,节奏从开头崩到结尾,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在MG众人自闭的时候,金鑫偷偷吐了口槽。

    “开打前就提醒过你们王教练准备的训练赛对手很变态,这回相信了吧……”

    他因为早有心理准备的缘故,反倒是在场队员里心态变形最小的那个。

    提前做好了打不过的心理准备,剩下的无非就是摆平心态被虐呗。

    “刚刚那场训练赛就是你们的全部水平了吗?”

    在胡奇彬等人自闭的功夫,王子修开始训话:

    “金鑫的问题等会再说,先说你们几个。”

    王子修翻动他的速记本:“别的都可以忽略,就最后一波大龙团,你们开打之前在犹豫什么?”

    “对面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前排英雄,明明可以卡牌大招开启视野后,巴德利用大招把他们逼出龙坑或者创造有利的开团位置,为什么不敢上?”

    “因为前期被压的太惨了,怕被秒?”

    王子修严厉道。

    被提及的白毅低头。

    他这场确实存在感很低,本身下路就被压制,而且三路没有线权,巴德也很难游走。

    “还有AD,塞恩都已经大招撞进去进场了,为什么你还缩在后面不敢跟输出?”

    “杰斯是在盯防你没错,但你连大招都不敢开吗?”

    黄麟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他那波的确有锅,进场犹犹豫豫,考虑了半天才射出魔法水晶箭,结果还被沙皇用闪现躲了。

    “至于打野和中路……”

    王子修说到这里,摆了摆手:“你们这场打的,我以一个教练的角度来看,真的很不满意,这根本不该是去年世界赛4强的水平。”

    “MG一队的水平难道就这,我现在甚至都想提议把2队拖上来打比赛,估计发挥的都比你们好。”

    “从5分钟开始,我就看不到你们有任何取胜的欲望!只知道拖拖拖,让让让,连找机会都不想去找。”

    “想赢都不敢去想,凭什么翻盘?”

    “最后问一遍,你们到底想不想赢?”

    胡奇彬咬了咬牙:“想赢!”

    他们这段时间在赛场上也是如此,开场逆风就开始想着拖住,没绝对把握就不敢找机会,以至于战绩越来越差。

    王子修总结的这番话,虽然听起来有点扎心,但确实戳到了他们问题的核心。

    黄麟恶狠狠道:“我也想赢!”

    曾灿:“想。”

    “行,既然你们真的是想要赢下比赛,那我就给你们这个机会。”棒子打完,王子修开始喂甜枣。

    “刚刚那场训练赛,我会把时间拨回到20分钟的时候,给你们机会重来一次。”

    “今天的训练,从如何大逆风不放弃希望,争取翻盘开始练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