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求生攻略 > 第1章 末世倒计时开始!
    XXXX年12月29日下午2点,距离末世爆发还有72小时。

    安宁站在镜子前盯着长大了两岁的自己看了十多分钟,确定自己真的穿越了!

    距离丧尸病毒爆发还有72小时,她在脑子里迅速总结自己现在的处境。

    第一,她穿越到另一个时空的自己身上。

    穿越前她十四岁,遭遇打劫,被人从背后把脑袋敲碎,肯定是活不成了。她昏迷以后脑子里有个声音跟她说话,让她穿越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身上来。

    她听不懂那个声音说的什么黑洞相对论,什么粒子对称、镜像时空之类的话,她只知道这个身体也是自己,生活在跟她原来的世界平行时空的自己。

    她两个自己的命运在六岁那年的车祸之后发生了变化,她被奶奶领养,这个世界的自己什么经历她不知道,她没有这个世界的记忆。

    第二,她有机会回去见奶奶。

    那个声音说了,她最多在这个世界待十年。她在这里存活得越久回去能陪伴奶奶的时间也就越久。时间比是二比一,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活两天,能兑换她的世界一天。

    而且她杀丧尸和救人的数量越多,兑换比例会越大,最多可以涨到一比二。

    最让安宁高兴的是她回去的时间可以无缝对接,无论她在这里待多久,在自己的世界时间都不会流动,在奶奶那里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奶奶完全不用为她担心。

    前面安宁都是好好听着,听到这里她开始讲条件,无缝对接当然好,可是对接到她被开瓢的时候有什么用?必须要提前回去预防啊!

    至于提前多久,安宁发挥她在街面上混了十多年的功力,最后争取到提前三个月。

    本来她打算争取提前三年的,她们那边已经大旱两年多了,现在各种物资都在限购,缺水缺粮食,所有人都活得非常艰难。特别是缺水,每人一天限量两升水,包括一切生活用水和饮用水。

    她和奶奶住在郊区自家的小院子里,好在院子里还有一口水井,他们一老一小靠给城里人送水挣生活费,奶奶已经累病了,却还是不肯让她替她去。

    外面太乱了,奶奶宁可忍着病痛不治也不许安宁出家门一步。

    可是安宁还是偷偷跑出去送水挣钱了,奶奶的腿不能不治,她得想办法救奶奶。

    她偷偷出门一个多月,眼看就要攒够钱给奶奶做手术了,也躲过不知道多少次危急,最后还是倒在了撬棍之下。

    奶奶还瘫在家里,她必须回去!所以只要有一点点可能,她都要抓住。能争取到提前三个月回去,她其实已经很满意了。

    安宁开始迅速观察总结穿越之后自己的处境。

    第一,她现在还叫安宁,十六岁,现在住在F城市郊区城中村狭小简陋的自建出租房里。

    第二,她没有这个身体的记忆,身边也没有亲人和朋友,末世生存她只能靠自己。

    第三,她很穷,后腰上还有一个刚刚愈合的大疤痕,末世生存的住处、物资、车辆和伙伴一样没有。

    安宁把屋里不多的物品整理了一圈,很快就总结出这些。

    这就是穿越到自己身上的好处了,即使两个自己六岁以后的经历完全不同,安宁还是那个安宁,她太了解自己了。

    她找出的钱包里有一张身份证,上面的名字叫张静,十八岁,长得跟安宁有五六分像,但肯定不是安宁,还有一张银行卡,背面的签名也是张静。

    安宁一摸就知道,这张身份证是真的,银行卡也是真的,她现在在套用张静的身份。

    钱包里还有一张简易租房合同,安宁不太看得懂,只找到最后的签名日期,显示张静是一周前租住在这里的。

    她关窗拉上窗帘,在屋里迅速扫了一遍,然后搬开床头当床头柜用的行李箱,在行李箱后面发现一本垫床脚用的破烂旧书,把旧书拿出来抖一抖,在两页粘在一起的旧书页里摸到了一张身份证。

    安宁轻轻吹了声口哨,她就知道,自己无论怎么长都不会变傻嘛!况且还比原来长了两岁,肯定会更聪明不是!

    这张身份证就是真的了,上面的名字是安宁,上个月刚满十六岁,地址是F城城郊的一所高职学校。

    安宁又在屋子里翻了一遍,找到一堆自己藏起来的东西。

    八千三百二十块现金,一块江诗丹顿的男式手表,一个白金链子带着几颗至少一克拉的钻石吊坠的项链,两串钥匙,一张学生证和一张校园卡,学生证显示她今年读大一,专业是中文。

    看到学生证,安宁一阵欣喜,她是大学生呢!虽然只是个专科学校,可至少她上学了呀!

    六岁那场车祸以后她精神受到重创,也完全记不起车祸前的事,养了好几年才养过来,可是还是留下了一些后遗症,阅读障碍就是其中一个,所以她小学上了半年就被迫退学了。

    虽然她表现得一点都不在乎,可心里还是特别羡慕能上学的人的。

    安宁抓过那本旧书就看,可惜,一大半的字还是认不出来,句子也读不完整,这个时空的自己还是有阅读障碍。

    她只懊恼了一小下就把书扔了,马上就末世了,她没时间闹情绪。

    屋里所有的东西都被她翻了个遍,安宁坐在床上托着下巴一脸疑惑。

    她的衣服和用品(当然是她的,这个身体是她的,她一点没客气地把这个世界安宁的一切都全盘接收了。)看起来都不错,虽然不是什么一线大牌,但是也都不便宜。

    也就是说她在这里的生活肯定不穷,可是她却完全抛弃了以前的生活来到这个城中村,连身份和学业都不要了。

    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手边的信息太少,安宁找不出答案。而且距离丧尸病毒爆发还有不足72个小时了,她也没时间去探索这个,现在最重要的是保命逃命!

    安宁把现金、身份证和手表、钻石项链都收起来放到一个小腰包里系在腰上,整理了一下头发出门。

    她对这个世界的现状还完全不了解,得先出去打探一下。

    半个小时以后,安宁坐在出租屋旁边她的房东老太太开的小米粉店里,笑眯眯地吃完一碗牛肉米粉,把她需要知道的事也打听了个七七八八。

    穿越前脑子里那个声音就告诉她,这个世界除了没有奶奶和她认识的人,其他的跟她原来的世界完全一样。

    好在安宁前世也是住在F城的城郊,虽然她住在南郊而这里是北郊,但是很多重要的信息还是有用的。

    这里断网断通信断一切电磁信号已经有半个多月了,不但互联网、手机、有线电话用不了,连广播和电视也都瘫痪了。

    也不是完全中断,断断续续地隔几个小时或者十几个小时会恢复一会儿,最多没有恢复超过一小时的。

    而现在距离上一次恢复信号已经过了将近二十个小时。

    据说是因为什么地球两级磁场偏移的问题,连天上的卫星都跟着地面一样断断续续地没信号,听说国家正在加紧解决,所以大家并不是特别惊慌。

    街边大爷大娘听街道宣传过但是说不明白这些专业术语,当然安宁没有读过书,他们说明白了她也听不明白。

    而这还不是迫在眉睫的,现在最让大家担心的是全世界范围内爆发了一种新型脑炎,很多人在短暂的发烧之后陷入昏迷,无论用什么办法都不能让他们醒过来。

    第一例病例已经昏迷半个多月了,而且还有越来越多的人陷入这种奇怪的昏迷。

    据说现在全世界有十分之一的人都陷入昏迷了,科学家们怎么都研究不出来这是什么病,只是确定一点,这种病不传染,所以现在虽然街上的人没有以前多,还不至于造成社会动乱。

    断网之后压力最大的就属银行了,大家都重新开始用现金消费,银行门口排了好长的队,二十四小时不歇业,大家都在等着网络恢复取现金。

    安宁吃米粉这条街上就有三个帐篷搭的银行临时代办点,有银行职员和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值班,等着网络一恢复就马上给大家取钱。

    安宁结账走出米粉店之前,跟房东老奶奶退房:“孙奶奶,我找到工作了,就在小港码头那边的大饭店,老板包吃住,我要过去店里住了。”

    安宁长得漂亮笑得又特别甜美乖巧,孙奶奶喜欢这样的小姑娘,刚才吃米粉的时候就多给她加了一份牛肉,一听她找到工作了,也替她高兴,一点没为难她,不但把房子的押金给她退了,连房租也是意思一下只收了五十块。

    “你一个小姑娘,在外面不容易,可得多注意安全!”

    安宁揣好孙奶奶退回来的七百五十块钱,凑近了跟她说悄悄话,“孙奶奶,我今天听见我们老板让采购囤货,说最多过三天,咱们市里的粮价菜价肉价都要大涨!他这么着急让我上班就是为了让我去帮忙收拾仓库。”

    孙奶奶马上信了,虽然最近坏事一件接一件,可政府调控得很好,市场上没出现什么涨价和缺货的状况,可万一再有什么老百姓不知道的事呢!

    人家开大饭店的肯定比他们小老百姓门路多,跟着屯点粮食不吃亏!

    安宁回去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只带了随身轻便的衣服,提着一个小号旅行箱出来打车的时候,看到孙奶奶跟一条街的老头老太太在商量着要结伴去屯米屯肉了。

    安宁看着他们笑,果然,直接隔跟他们说奶奶末世要来了,快点屯吃的呀!他们肯定会认为这孩子在发癔症,你跟他们说要涨价了,一群爷爷奶奶撒腿就得往市场跑。

    安宁上出租车之前又跑去跟孙奶奶交代:“孙奶奶,盐和糖涨得最多,还有奶粉和巧克力也会涨,多给紫萱买点。”

    孙奶奶赶紧点头,她家小孙女才两岁,可不能缺了吃得!

    安宁揉了揉手推车里吃果泥的小紫萱,笑眯眯地坐上出租车,穿着她最贵的一身衣服,住进了市里最好的一家超五星酒店,然后找经理雇佣了酒店里的一辆保全车和四名保全人员。

    这家酒店是F市最好历史最悠久的一家大酒店,信誉很有保证,安宁住在这里最主要的就是看中了他家只对酒店顾客服务的保全人员。

    XXXX年12月29日下午4点,距离末世爆发还有70小时。

    安宁入驻、请保全把手里的九千多块都花了出去,还欠了酒店一万多保全款。揣着仅剩的十二块钱赶紧去了市里最繁华的街道,找最大的那家贵重物品抵押行,要把那块江诗丹顿和白金钻石项链拿去换现金。

    这种抵押行可以马上放款,对急等钱用的安宁来说最合适了,当然,肯定是要被压很低的价钱,可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在原来的世界安宁从小就跟着住在一个巷子里的八爷爷跑腿,八爷爷就是开抵押行的,所以她知道怎么能把东西卖上价钱。

    而且她长得还特别有欺骗性,粉嫩白皙娇软漂亮的一个小姑娘,穿着得体举止斯文,一看就是富贵人家费了心血全力培养出来的好孩子,能拿出这样的奢侈品并不会让人怀疑来源。

    安宁跟抵押行的人说话时带着一点点小骄纵,透露出失恋了要把跟前男友有关的东西都处理掉的意思,再加上她要卖掉不赎回,即使她没有发票和相关证明,店家也没有拒绝她的东西。

    她的运气很不错,刚谈妥就来了网络,店家在网上查询了一下,确定手表和项链不是赃物,也确认安宁没有不良记录,就要给她估价。

    安宁知道他们做这行的有很多渠道,能查到普通人费很大力气才能查到的东西,所以她没用张静的身份证,而是用了自己的身份让经理查询。

    然后表现得对他们的查询系统很好奇的样子,问了一句:“我的其他财产状况你们也能查到吗?”

    鼻子旁边有一颗大痦子的经理把电脑屏幕转到安宁面前,“可以查到,您在F市滨江小区有一间二百二十平的大复式,H市有一套独栋别墅,股票和信托基金的具体情况我看看……”

    没等他看,刚刚恢复的网络又断了。

    安宁没想到自己这么有钱!

    滨江小区是F市最好的小区,在这个接近一线的城市,一平至少要五万块!

    H市的独栋别墅更贵,价格是几千万打底呀!

    听经理的意思,她还有股票和信托基金!

    可她现在却借用别人的身份住在城中村的小出租屋里。

    安宁没时间深入去调查,知道了这些,她能拿到更多的钱,这对她来说是好事,也是现在最重要的事。

    她不动声色地继续跟经理一边聊天一边给手表和项链估价,期间不经意地透漏出她跟男朋友分手是因为她爸爸生意出现了问题,男朋友家里不肯借钱救急。

    果然,大痦子经理马上开始一步一步游说她,让她把名下的房子和别墅抵押,他们可以给她一个特别好的价钱。

    安宁表现出很动心,但是还没有下定决心的样子,经理为了钓大鱼,把手表和项链给她估了个不错的价格。

    一块原价七十多万的江诗丹顿手表和一条大概二十万的钻石项链,最后抵押出四十五万的现金。

    安宁知道这个价格已经算是公道了,要按八爷爷教的,她这种没任何相关证明还明摆着缺钱的主顾,能给二十万就不错了。

    安宁把钱装到带来的行李箱里,大痦子经理继续游说她抵押房产,她表示要考虑一下,大痦子很热情地要找人送她回家,她谢绝了,对着店门口招招手,很快有两名全副武装的保全人员进门,护送她走了。

    大痦子经理还是不死心,送到门口还在让她留联系方式,安宁跟他说要考虑一下,就跟着保全车回了酒店。

    结清保全款,安宁把剩下的四十多万拿出十万放到酒店的保险箱里,身上揣了三十三万放到随身的大背包里,找出地图在北郊画了一个圈,出门去找住处。

    XXXX年12月29日下午6点,距离末世爆发还有68小时。

    安宁在F市郊区的一片别墅小区里顺利地租到了一栋独栋别墅。

    在此之前,她已经在离小区最近的一个出租仓库里租了几间库房。

    安宁虽然年纪小,可她不能上学,就跟着城中村的老住户们在街上混,对F市的情况很熟悉,最后决定末世爆发以后就住在这个别墅区。

    她没想过要回市区里自己名下的房子里,在没弄清自己为什么要隐姓埋名偷偷生活之前,她这么贸然回去可能就是自投罗网。

    而且那边什么情况她也不知道,万一回去出不来,她可就没地儿哭去了。

    况且,市中心的那套房子虽然贵,却不适合末世以后的生存和逃生。

    市中心人口众多,到时候肯定得被丧尸围住,而且平时就堵车严重,末世了哪里还跑得出来?

    她选北郊的别墅最大的优点就是交通便利,离高速公路入口很近,离几条省道也近,附近还有不少入山观光的景区自建公路。

    最好的是这个别墅区是F市离驻军基地最近的小区,离军队近,这是末世最安全的地方了呀!

    小区物业就有业主委托出租业务,安宁租下一栋靠近小区最荒凉的西门的一栋别墅,西门这边的路建得很隐蔽,不熟悉的人几乎找不到。

    看路边的草就知道平时几乎没什么人走,这边住户也少,看样子平时也不从西门出入,安宁做点什么不容易被发现。

    而且房东在国外,全权委托物业办理出租手续,安宁不用担心末世了房东来收房。

    所以安宁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租下了这栋别墅,租期两年,租金30万。

    全额付了租金,安宁拿着钥匙把所有的门都试了一遍,没有在别墅里多停留,赶紧打车去市里。

    末世的脚步越来越近,她一分钟都耽误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