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求生攻略 > 第3章 末世倒计时开始!3
    XXXX年12月30日凌晨6点,距离末世爆发还有56小时。

    安宁在租的仓库里接收完所有的装修材料,没有让送货的老板和工人卸车,付清尾款后又给了他们押金,直接租了他们送货的货车。

    送走装修城的人,昨天住在宾馆的八个装修工人很快也来了,安宁让他们开车,一行人迎着初升的太阳去别墅小区。

    昨天已经把要装修的地方都跟队长大叔说好了,他们到了就直接卸货,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

    安宁看队长大叔干得很认真,没有需要她的地方,就去小区旁边的商业区,找到一家一早还没营业,但是已经开始进货的鲜花店,让他们做了六个花篮送过来。

    又在旁边的水果店留了个条子,请老板来了送六个果篮过来,可以跟花店老板一起来。

    这样两家邻居一通气,水果店老板就不会认为是有人恶作剧了。

    她要二十四小时不停歇地装修,附近的邻居总要去打个招呼道个歉,顺便把常住人口摸摸底。

    要不然人家直接报警或者找物业,她这工程就得耽误了。

    八点钟不到,花篮和果篮一起送到,原来花店老板跟水果店老板是邻居,就住在别墅区后面的高层小区,知道安宁要果篮,花店老板直接让店员回去喊人了。

    这边的居住环境好,离城区近,后面山上就是F市在全国都有名的温泉旅游区,所以住户都不缺钱,消费档次算是市里最高的了。

    安宁定的一个花篮加上一个果篮已经超过一千块,这样的赔礼礼物就是在这里也算是很贵重了。

    况且别墅之间间隔至少五十米,安宁家的装修并不会对邻居家造成太影响生活的困扰。

    安宁家把头,只前后和东边的几栋别墅会受影响,这边的围墙都是一米五的铁艺栏杆,隔着草坪和一两棵大树,很容看见邻居家的情况,安宁看谁家院子有人活动了,就拎着花篮和果篮过去道歉。

    正前方和正后方的两家加上东边隔了一家的房子里没人住,应该是把这栋郊区别墅当做周末或者度假用的,并不常住。

    侧前方的邻居家是一家五口,夫妻俩带着孩子,还有一位老奶奶,夫妻俩已经上班走了,家里的小女孩看见漂亮的小姐姐特别喜欢,老奶奶也很喜欢看起来乖巧漂亮的安宁,收了花篮和果篮,还给安宁送了一篮子自己家院子里种的草莓。

    侧后方住得是一个长头发长胡子的艺术家大叔,安宁明明看他在屋里走动,按了好半天门铃才出来开门。

    大叔满身油彩,皱着眉头听安宁说完,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看都没看安宁递过去的果篮和花篮。

    安宁怀疑大叔连她都没看在眼里,即使出来开门脑子里也在转着他的艺术构思什么的。

    挨得最近的是东边的邻居,安宁看他家一直没有人活动的样子,怕他们家还没起床,就没有去打扰。

    没想到她刚从艺术家大叔家里出来,就看到小区物业的工作人员过来了。

    原来是邻居举报他们非法时间装修,噪音扰民。

    不用说,肯定是隔壁邻居举报的。

    安宁很诚恳地道歉,又跟小区的工作人员解释,她愿意给邻居一些赔偿,而且在明天早上之前就会装修完。

    小区的工作人员带着安宁过去交涉,隔壁邻居家门口一排站了四位大美女,年长的看起来四五十岁,年轻的都二十多岁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美女妈妈带着三个美女女儿。

    美女们的香水味和彩妆加上各色蕾丝绸缎晨衣晃得安宁眼睛都要不够用了,她可算是见识到传说中的贵妇了!而且还一起四个!

    大小四位美女对安宁的赔偿没兴趣,要求她必须马上停止装修扰民,年纪最小的美女小姐姐举着自己的镶钻美甲正眼都不给安宁一个,“我早上十点起床,下午一点到三点要睡美容觉做SPA,这个时间段必须保持安静。”

    另一个珠光宝气的卷发美女(别问为什么一大早这位美女干嘛把自己打扮得灿烂耀眼,安宁也不理解有钱人的习惯。)下巴要翘上天,“半个月内你们不能装修,就是没噪音,落我们一院子灰让人怎么住?”

    安宁看看年长美女妈妈手上通透油润的翡翠镯子和年轻美女们手上的卡地亚全钻手镯还有手指上耀眼的钻石戒指,觉得自己还是放弃金钱利诱吧。这样的,她也诱惑不起呀。

    安宁摸摸鼻子,这几位从面相上看她就惹不起,体力上最矮那位小姐姐也高她半个头,她更打不过,正面硬钢是肯定不行的。

    安宁果断撤退,被几位美女的香水熏得打了几个结结实实的喷嚏之后,去跟装修队长大叔商量怎么合理安排时间去了。

    至于美女们说得睡美容觉怕灰让她停工什么的,安宁表示她没听见,她只要在规定时间内不扰民就好了。

    小区物业规定的装修时间是早上八点到中午十一点,下午一点到晚上七点,只能在这个时间内使用钻孔机、敲墙、砸地下室的地面做这些噪音比较大的动作,肯定会影响装修进度,最后地下室那个密室抹水泥的工序都做不完就到装修队回家的时间了。

    安宁想了想,就决定给大叔当学徒做水泥小工。

    抹水泥这事儿不难,她学习一下应该能自己完成。以前邻居哥哥新房装修她是跟过一段时间的,大部分专业性不高的活她都能上手。

    好在车库的地下室是水泥墙体和地面,不用贴瓷砖,水泥抹好了过几天干了也就看不出来了,粗糙点也没什么大问题。

    装修队里最年轻的一个小师傅偷偷来找安宁,“我听邻居家那几个美女商量着要找人把你撵出去!”

    安宁倒是不怕这个,她是有正规租房合同的,物业也有业主的正规委托书,谁想撵她可不那么容易!

    安宁刚跟装修队大叔商量好装修顺序,正在和水泥,就有两辆车开了进来,一个大肚子女人看到安宁上手就要打,“你个不要脸的***!你敢勾引马志虎还敢住到他的房子里!我今天撕了你这张狐狸皮!”

    安宁赶紧退开好远,躲开女人的长指甲,马志虎是房东,这位是哪位?

    女人身后四个气势汹汹的男人,一副要把安宁这个狐狸精给直接捏死的样子。

    安宁顺手拿起一把和水泥的铁锹,撸起胳膊招呼身后那八位一身腱子肉的民工大哥大叔,“抄家伙!他们敢动手就给我拍死!打死打残算我的!打趴下一个我给加五万块钱!打跑了我再加十万!”

    一边说一边从随意放在旁边的休闲包里拿出十多捆现金,一起扔到了民工们身后的门厅里。

    真金白银的刺激太大了,几位大叔大哥都下意识地攥紧了手里的铁锹电锯电钻,虽然没说话没动手,可底气足了,脸上也带出了凶悍的表情。

    安宁也瞬间就从一个乖巧漂亮的小姑娘变成个一个街头小混混,还是那种年轻气盛干起架来不要命的!

    九对五,安宁这边明显是压倒性优势。

    大肚子女人愣住了,下意识地回头往东边邻居那边看。隔着两个院子和一块草坪,隔壁邻居家三个看热闹的年轻美女也愣住了。

    很显然,大肚子女人是三个美女叫来的,很可能是事先给他们通了风,告诉他们安宁就一个小姑娘,这边才明知道她签了合同还敢找上门来闹事。

    安宁把铁锹横在自己面前,冲大肚子女人扬扬下巴,“打不打?要打你滚一边儿去!我不打孕妇。不打咱们就好好说道说道。”

    趁他们在这边说话,站在最后边的一个民工大哥已经偷偷溜出去找物业了,对面几个男人看到了也没阻止。

    大肚子女人干脆回头跟自己的四个跟班凑一起低声商量去了,安宁也跟几位民工大哥低声商量。

    “他们是私闯民宅蓄意行凶,咱们打他们是正当防卫,不犯法。真动手你们帮我打,打死打残我赔,你们受伤了我掏钱治病,轻伤一人给十万补偿金,重伤我给一百万。只要你们帮我动手了,我一人给两万,打赢了我再一人给五万!”

    几个人眼里都放光,这算起来得多少钱啊!要不是看安宁眼睛都不眨地买了上百万的顶配装修材料,包里随便就能拿出十多万的现金,他们还真不敢相信这么个小姑娘。

    几个人在城里的大小装修队中间讨生活,可不是一味的憨厚淳朴能应付得来的,安宁给的钱又太吸引人,没人犹豫,都点头答应了。

    干一架能挣一年的工钱,受伤还有人给治,还赔钱,这买卖太合算了!干了!

    双方都商量完了,大肚子女人明显是有些气弱了,但还是虚张声势,“这房子是我老公的!你赶紧给我滚出去!”

    安宁是看过房产证复印件的,这房子的房主可不是夫妻共同所有,但是她也没直接怼,“是不是的,得等物业来给我个说法。”

    好在物业经理很快就跑来了,大肚子女人的说法也不攻自破,房主未婚,哪来的什么老婆?

    大肚子女人继续不依不饶,仗着肚子大没人敢动她,站在门口撒泼,非要让安宁滚出去,说这房子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爸爸的,他们马上要结婚了,定了新房就在这里,说物业是趁房主不在私自把房子出租出去。

    现在电磁信号中断,房主在国外,大肚子女人完全不认房主出具的委托书,一时间就陷入了僵局。

    安宁倒是可以选择报警,可是看看隔壁三位坐在花园里喝茶看热闹的美女,安宁觉得不划算。

    大肚子女人穿得不差,可也不是特别好,看样子即使不是很穷也是贪财的,很显然,她是受那几位美女的指使,可能拖得越久她拿到的钱越多,安宁没时间跟他们耗。

    听物业经理跟大肚子女人的对话,对方应该确实是房主的女朋友,曾经住过这里,那就更麻烦了。

    安宁决定放弃这间房子,找来物业经理,两人都不想僵持,一说就达成了协议。

    安宁放弃这栋房子,改租另一栋,只要换个合同就好。

    另一栋就在这一排房子的后边,离这里也不远,就在艺术家大叔的隔壁。

    当初安宁没选那一栋,是因为它不把边,其他的跟这栋完全一样。

    物业经理赶紧保证,“这位房主全家移民出去五六年了,在咱们市里没亲戚了,一直委托咱们物业给出租房子。本来租他家房子的破产了,上个月回北方去了,肯定没人找来。”

    本来前任租客破产这事儿他是不打算说得,一激动都给说漏嘴了。

    安宁才不在乎这个,果断换合同搬家。

    好在安宁还没开始改造房子,大部分装修材料还在车里没卸下来,只活好了水泥、在地下室的门上钻了几个眼儿,她果断跟几位民工大叔大哥打包了东西上车,没用上二十分钟就换了过去。

    好在小区的别墅是统一户型和建筑规模,买来的材料都能用。

    大肚子女人和她身后的四个男人没想到安宁这么干脆,都有点发愣,又下意识地去看隔壁那几位美女。

    安宁走前也看向隔壁,三位年轻的美女也洋洋得意地给了安宁两个鼻孔一个要翘到天上去的下巴颏。

    安宁当没看见,刚才她问过物业经理了,隔壁的房子属于一位F市的大人物的儿子,平时几乎见不到人的,隔壁的房子也很少有人住。

    那四位也不是小区住户,是借朋友房子来F市旅游的,刚住了没几天,据说来得时候排场特别大,加长豪华轿车就好几辆,行李箱排了好长一大溜。

    他们应该是冲别墅旁边的温泉来的,别墅里可以引F市最有名的温泉入户,所以这里的房子有价无市,特别有升值价值,舒适度、隐私性也比后山的温泉酒店好,买了除非破产,几乎没人卖,所以才有这么多人租也要住这里。

    安宁知道自己现在惹不起这四位,她搬的房子在他们的侧后方,还是按原来跟大叔安排好的计划,严格按照小区规定的装修时间排好装修顺序。

    惹不起就躲着点吧,她到了这里最大的愿望是好好活下去,可不是跟人斗气来的。

    搬完家,安宁主动提起刚才的承诺,答应给每一位都加两万块钱,当做刚才他们决定帮她打架的劳务费。虽然没动手,可他们站在她身后了,这也帮了她大忙了。

    终于可以开始装修了,安宁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见没什么事了,就嘱咐了队长大叔,有什么事让他帮忙做主,一切以不耽误装修进度为前提,又给他留了一万块钱备用,她要进城继续买东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