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世求生攻略 > 第7章 末世倒计时开始!7
    XXXX年12月31日傍晚7点,距离末世爆发还有19小时。

    天彻底黑下来,安宁开始分批往家里运仓库里的物资。

    最先运的是刚交货的那批肉类,一千多斤的各种生肉,粗略分割的整羊、整鸡,上千斤的腊肉腊肠,还有几十箱的冷冻鱼虾,即使有电动推车,安宁把它们搬回来放到冰柜里也搬到腰都直不起来,胳膊腿直打颤。

    可是这活必须她自己干,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存了这么多物资,所以安宁给腰腿胳膊上贴了一层膏药,继续出去搬其他东西。

    一直搬到十二点,把她最近买的大部分东西都搬了回来,并且粗粗地做了一下分类。

    她把所有的东西都分成三份,一份放在明面上,只占十分之一不到,大多是食品,供自己以后日常取用,万一有人来了,也可以掩人耳目。

    一份大概占了二分之一,藏在原来的娱乐健身室,现在已经安装上加厚的防盗门,并且把防盗门隐藏起来,别人轻易找不到入口,作为她的秘密仓库。

    剩下的都藏在车库新隔出来的密室里,门也隐藏起来,安宁决定明天抹水泥的时候把门封死,轻易不会动这些物资。

    万一出了什么事,这些就是她的后路,而且藏在车库里,她开车逃跑的时候也方便装上车就跑。

    那辆改装的越野车和她租的七座SUV也被她开回来挤在车库里了。

    所有东西都放置好了,只剩下那满满一仓库的各种饮用水和饮料还搬不回来。

    安宁觉得自己的腰已经疼木了,特别是腰上那个刚刚愈合的疤痕部位明显更疼,疼得她整个人都要瘫痪了一样,她不敢再劳累,只能把水放在明天搬了。

    匆匆洗了个澡,用跌打药油在身上使劲儿搓到发热,再几乎把全身都贴上膏药,安宁一歪头就累得睡着了。

    XXXX年1月1日凌晨2点,距离末世爆发还有12小时。

    安宁睡得特别沉,不知道凌晨两三点钟天空忽然迅速变得一片火红,接着天空中开始划过漫天璀璨的流星雨。

    流星真的如雨一样又多又急,等人们发现陆续跑出来看的时候,已经下了将近一个小时,而且还越来越多,越来越亮。

    忽然,随着第一块燃烧的陨石砸到地面,带着矿物质燃烧的火苗炙热如岩浆一般的陨石开始雨点一样砸了下来!

    看流星雨看得激动的人们四散奔逃,可已经晚了,不知道多少人就在这个晚上被砸在了急速坠落的陨石之下。

    安宁所在的别墅区里,很多房子都被陨石雨砸中,房顶坍塌、玻璃破碎,被砸得最严重的是前面四位美女住着的那栋别墅,直接被两块巨大的陨石砸成了一片废墟。

    而安宁家因为门窗都用了最好最厚的防盗门窗,小块的陨石碎片碰上造不成什么影响,并且运气特别好,还没有大块的陨石砸上来。

    安宁什么都不知道,在天空开始变红那一刻起,睡梦中的她忽然开始发烧,烧得整个人如从天而降的陨石一样,全身都红通通得。

    而她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碰上了手机的指纹解锁键,碰开了一个大型网游的客户端。

    一颗今夜最大的巨大陨石从天而降,眼看着就要砸上安宁家的房顶时,高烧中的安宁睡得很不舒服,伸手打翻了沙发旁边小茶几上的水杯。

    她实在太累,根本爬不上楼去卧室,就在楼下客厅宽大的沙发上休息了。

    睡前拉了一个插线板给手机充电,就放在手边,水杯里的水直接浇在插座的插孔上,电流顺着水流一路电上安宁的全身,也传到安宁手边的手机上。

    与此同时,从天而降的陨石也被一道闪电击中,闪电透过火红色的巨大陨石,直接击中安宁家的房顶,跟手机的电流会和,一起击中了安宁。

    两股电流在安宁身上停留不散,而那块陨石也在交汇的电流中悬空停在了安宁家的房顶上空。

    陨石中藏着的神秘而巨大的能量顺着电流急速地输入安宁的身体,足足十多分钟之后,那块巨大陨石竟然在电流中凭空消失不见了!

    而睡梦中的安宁也彻底陷入了昏迷,全身急速蹿动着火一样的熊熊能量。

    XXXX年1月1日上午8点,距离末世爆发还有6小时。

    安宁是在医院被医生用电击急救醒的,她醒过来的时候医生根本没去注意她,两名医生和护士目瞪口呆地看着心脏除颤器,刚刚给安宁做电击的时候,它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冒起浓烟瞬间烧成黑炭了!

    安宁一睁眼就看到了手术室的电子时钟,已经上午八点了,距离末世还有六小时,而医院是最危险的地方!

    她挣扎着起身,跳下急救床就往外边跑。急诊室里人满为患,到处都是被陨石雨砸伤的伤员,乱糟糟人挤人,给她做急救的医生护士一转眼的功夫就找不到她,马上被拉去救更紧急的病人了。

    安宁从急救室里挤出来,觉得自己除了全身酸痛在发高烧之外什么外伤都没有,就想马上回家。

    她刚躲过急速儿来的急诊推车和横冲直撞的伤员家属,就被一只手拉住,物业经理满脸是汗嘴上一溜大火泡:“20号住户,你醒啦!太好了!终于有一个活得了!”

    安宁:“……”谢谢你为我活着这么高兴。

    她住得是二十号别墅,很显然,物业经理今天早上在救灾过程中不止送来一名受伤的住户。

    不等安宁说话,物业经理塞给安宁一串她家里的钥匙,“你家门我锁好了,你先自己找车回去吧,我得在这盯着,咱们小区昨天砸塌了五栋房子,几乎所有房子都有损坏,就你家房子没事,没想到你自个生病晕屋里了!现在推进去的蒙着脸推出来四个了,就你一个没事的!我还得等其他人出来,死活咱们都得负责到底啊!”

    大家都会给物业一套备用钥匙,以备不时之需,安宁不愿意给,怕末世以后有人拿了闯进来,就在换防盗门的时候给了物业一套装修钥匙。

    这种装修钥匙是装修的时候给装修工人用的,只要装修完了用了正规钥匙,装修钥匙就作废不能用了。

    幸亏昨天安宁太忙太累,还没有来得及用正规钥匙,要不她死在屋里也没人救得了她。

    物业经理工作态度很是认真负责,被人挤来挤去也坚持站在急诊室门口的C位,力争第一时间迎接受伤的业主出来。安宁看一眼墙上的电子钟,想跑的脚步顿了一下:“咱们物业今天来了几个人?”

    物业经理的嘴角干裂起皮,眼睛都熬红了,显然昨天流星雨之后就一直在组织救灾,“来了九个,昨天晚上连受伤带得脑炎,一起倒下二十多个,去掉看家的,能来的就这几个人了,要不也不能让你自己回去,实在是腾不出人手来送你……”

    安宁打断他,把他拉到人相对少点的绿植后面,“你跟物业的人能走就赶紧走吧,我刚才听给我急救的大夫偷偷跟护士说的,说市里出了急性传染病,值完这一班他们就要带着家人孩子赶紧离开城里,往人少的地方去躲着呢!”

    物业经理眨巴眨巴通红的眼睛:“啊?啊!”最后一声拔高好几度。

    安宁也不跟他多说,“赶紧走!送过来的业主是死是活你们都帮不上忙了,别把剩下这几个员工给搭进去!赶紧买点吃的用的回别墅区待着,我听大夫说必须得往人少的地方跑,咱们小区全市人最少了!”

    安宁也不管物业经理什么反应,“反正我先跑了!再不跑就来不及了!”说完撒腿就往医院外边跑。

    物业经理愣了几秒钟,眼睛迷茫了一下,忽然一拍大腿,蹿出去就去抓还在忙活的几个物业工作人员。

    物业经理带人苦口婆心地劝了一阵死亡的业主家属(受伤的不用劝,没人会扔了亲人跟他走),可死亡的业主家属也没人听他的,有的甚至抓住他们开始打骂,物业经理一看不行,忽然拉着几名物业工作人员就往医院外边挤。

    这时候安宁已经灵活地躲过继续往急诊室涌的伤者和家属,一路跑了出去。

    在她的身后,无数病人家属、医生护士和路人相继晕倒,又一波新型脑炎开始大规模爆发。

    出了医院大门,安宁愣住了,外面街道上一片混乱,周围的建筑满目疮痍,好几个地方还在冒着烟,很显然是昨天的陨石雨引起了火灾。

    各种车辆在街上堵成一锅粥,隔一段路就有一伙因为抢路出事故的在吵架,甚至打成一团。

    最显眼的就是陆续有好多受了重伤的人被背着抬着继续往急诊室跑。

    这所三甲医院在市区里,离她住的别墅区不堵车也得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安宁想了想,跑出去几百米,偷偷躲过安保人员登上一座商厦顶楼已经关闭的旋转餐厅,俯瞰附近的交通情况。

    出城的方向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了,安宁根本看不到车流的尽头,看了所有方向,唯一车比较少的方向是小港码头那边。

    F城靠海,有很大的国际码头,小港码头是最近三年才开始新建的一个综合性物流码头,那边码头开建,周围的地皮就马上被炒上天。

    可惜码头附近不允许用来做住宅用地,周围的高楼大厦热火朝天地开始建,但是因为码头还没竣工使用,周围又没有居民区和娱乐设施,房子都建好了在等着码头竣工他们好开张营业。

    最近据说是因为新型脑炎的爆发,码头和周围的工程都停了,那边没有人了,所以也谈不上堵车。

    安宁想了一下,当机立断,她要从码头那边走近路回家!

    回家靠走路她至少得走四五个小时,路上再遇上什么情况,估计丧尸病毒爆发了她也回不去家,那就太危险了。

    现在她的位置如果穿过一段小港码头的工地,回去至少能节省一两个小时,至于那边已经封路什么的,安宁真不担心,交警现在肯定在更重要的位置疏导交通,码头那边的安保也拦不住她。

    正准备下楼,一队人一边说话一边进来了。

    顶楼餐厅昨天也被陨石砸坏了,周围的钢化观景玻璃窗几乎全都碎了,昔日流光溢彩的奢华水晶灯和鲜花绿植也一片狼藉,应该是餐厅的人上来看情况了。

    安宁躲在吧台桌子下边,想等着那群人走过去就偷溜,可吧台边却一直有人,而且还有人打算进来拿喝得给他们!

    安宁吓得直出冷汗,这要是被抓住她今天就真回不去家了!

    心急如焚地想着要赶紧找地方藏起来,安宁眼睛一花,忽然就发现自己离开了吧台,头顶蓝天白云,脚下鲜花绿草,眼前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空气中还有桃花香!